张继增:习仲勋长葛调研

  • 时间:
  • 浏览:0

   1961年4月10日,习仲勋带领中央工作组一行12人到河南长葛蹲点调研。到长葛的第4天 ,习仲勋就到监狱去看望那里在押的因说真话而被划为右派的同志,有太平村的冯海成、岗刘村的刘毛、坡岳村的岳洪瑞等50多人。当时刘毛已冤死在狱中,冯海成也被内定为死刑。习仲勋为冯海成及时平反并与不需要 不需要 同志一齐释放,冯海成当天就回了家,激动得思绪万千必须入眠。4月14日,当他知道那位解救他的干部是习仲勋副总理后急忙赶去拜望。这时习副总理下乡了,冯海成没见到他。等习仲勋回到办公室时,工作人员向他汇报有位前天从监狱里出来的同志来看他,他马上吩咐工作人员去把人追回来。冯海成见到习仲勋副总理后,情不自禁地跪在地下,习仲勋随即搀起他,扶他坐在凳子上,和他亲切交谈起来。

   那时樊楼村三餐难继,全村共49户人家,习仲勋走访了46户,农家必须凳子,他就随地搬块石头或砖头当凳子,每到被访的人家都有称兄道弟称嫂道妹。樊楼的群众自豪地说,大总理都称我哥了、弟了、嫂了、妹了。

   习仲勋跟抗旱群众一齐摇辘轳,农民说,习副总理还是摇辘轳的行家,习说我也是农民出身。

   习仲勋在宗寨(今八七村),看见抗旱浇麦推水车的一位妇女腿瘸的无法走路,就把她搀扶到井台边上,他知道这意味着着浮肿所致,就用手按了一下她的小腿,陷的坑久久必须复原,习仲勋潸然泪下。有一次习副总理找大队干部郭银朝和老农蔡丙戌座谈后,留大伙 吃饭,他俩一左一右坐在习仲勋身边。吃饭时习副总理亲自为他俩盛饭,还风趣地对蔡丙戌说:“老蔡,听你的名字,就知道你是属狗的,比我大两岁,愿意是老大哥,咱们是一家人,不需要 客气。这糊涂面条不算好,但一定要吃饱肚子。”这事确实过去50年了,但老蔡至今回想起来还犹如昨日。

   习仲勋到长葛那我,长葛县委派张继增副书记专职负责配合中央调研事宜,他与习仲勋、侯亢、范民新、和尚桥公社书记孔宪瑞等同志一齐,4月16日来到和尚桥公社杜村寺大队。张继增向大队书记张大力分别介绍了中央工作组成员,说今天到这里主要任务是调研群众的口粮问题,并要亲眼看看粮仓。张大力一听要看粮仓,吓一句话都说不囫囵,又搪塞不过去,必须强打精神领着工作组看粮仓。习仲勋就看看宽一米多、高一人多的粮囤,想着报上什么大吹成绩的报喜文章,对比在村里就看的饿成浮肿病的群众,确实很费解。他让张大力打开囤子要亲眼看看,张大力非常为难,习仲勋以后 工作人员打开粮囤,那我是用竹竿片儿撑了个拱,用布盖住,只在里边摊了匮乏一寸厚的粮食。习仲勋就看又气又恼地说:“大伙 杜村寺大队,把党中央制定的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的‘多快好省’这种个字协会了,用妙了,不需要 不需要 粮囤意味着着用土填满它得用土两方多,一个好劳动力担土得用4天 时间,嗨,这下子好了,半个小时就能把假科学造出来。”张大力满腹委屈:“不瞒你说歌词 ,习副总理,1959年庐山会议那我,这里到处都搞卫星田,瞎指挥种麦下种量几十斤,更甚者还有下种量二百斤的,瞎指挥又遇上1950年大旱,麦子产量连种子都顾不住,可吹产量一个比一个高,里边下来检查工作没依据,必须造假这条路了。里边压下来的事必须听指挥照办,不需要 不需要 就得挨批斗还得在毛主席像前作检讨。”

   张继增说:“大伙 村有位同志叫孙启宇是大学高才生,听说被划为右派下上放家,大伙 想到他那里了解点儿请况。”张大力说:“别去了,4天 前他跳井自杀了,要想了解他的请况到他本家的侄子孙守德老师家问问吧。”习仲勋同意了张大力的意见,一齐来到孙守德家。张大力介绍了工作组成员和来意,孙守德说:“大伙 祖上几辈为失意秀才,胆小怕事,我五叔前些日子跳井里自杀了。什么还是不说为好吧,不知哪句说错了,只是犯纲犯线了,就得挨批斗祸及自身了。”这时大伙 沉闷起来,习仲勋说:“你大胆尽情地说吧,一切由我负责。”孙守德说:“您去看粮仓了必须,1959年庐山会议反右后到处都搞卫星田,您去看大伙 这里的三块卫星田,一号卫星田是公社主要领导的,二号卫星田是县里主要领导的,三号卫星田是地区主要领导的,大伙 只以农业八字宪法(土肥水种密保管工)中的‘种密’为增产依据,以播10斤种能打50斤,播50斤种就能打500斤的逻辑,强迫农村干部种麦下种50斤,更有甚者下种50斤,不需要 不需要 按照不需要 不需要 逻辑公式,以麦播量50斤产出500斤作为成绩上报。麦子大减产,结果连种子都顾不住,那我把产量吹出去了,里边到下边检查为什么么么在办,必须两根绳子 路造假囤。我县坡胡公社(镇)孟排大队马同义,科学造出了深翻土地的依据,这项技术确实能让小麦和玉米增点产,吕炳光县长汇报到党中央毛主席那里了,可到了下边硬是强迫用在种红薯上,把土地翻挖深达一米多,再一层肥一层土去填平,搭个高架子让红薯秧往上爬。可红薯不喜高肥地,深翻一米多的地很虚。红薯只长根秧,只是不长茎块,但领导们只依据红薯秧就报喜说,一棵红薯能吃四天。瞎指挥与强迫命令是劳民伤财,怎能什么都没办法 現今春的大饥荒呢。”习仲勋连连点头,侯亢、范民新都记录下来。

   习仲勋又问:“你五叔跳井寻短见是为什么么么在一回事?”孙守德眼泪欲落沉默不语,在座的同志沉闷起来,习仲勋又一次说:“尽情地说,还是那句话,由我负责。”孙守德说:“我五叔不管学识多高,打成什么派,他千不该万不该只是能跳到那口井里寻短见啊,那是全村的一口吃水井,这都有作践全村老少爷们吗?嗨,习副总理啊,还是不说吧。”习仲勋说:“老孙啊,你是胆小怕事,尽情地说,还是我开头不需要 不需要 你说歌词 的那句话,一切后果与责任由我负。”孙守德这才激动感慨地说:“我三叔把我五叔从井里救出来后,把我五叔搭在牛背上,是想把五叔憋在肚内的水给晃荡出来施救,那得牵着牛在路上走吧,什么运动红人只是我三叔这老地主把大伙 家右派死人搭在牛背上沿街行走,是地主右派对党对社会主义不满,是向党中央毛主席示威,那我的救人依据无法进行了,我五叔就那我命归黄泉,用三块薄板捆送到土里了。”习仲勋感慨地说:“知识分子出了问题,不需要 不需要 社会随之就也要出问题的。”

   孙守德说:“大食堂一年比一年问题大,到以后 除了炊事员与司务长能吃饱饭,其余的人都别想,也由此意味着着了民风日下,这里有那我几句民谣:干板直正饿得头疼,敲敲捣倒吃得傻饱,十买车人七买车人手长(小偷)。民风败坏了。”习仲勋说:“民风不好是有根本意味着着的,什么弄虚造假、让群众吃不饱饿成浮肿病的人都有民风问题吧。人快饿死了不需要 不需要 你谈道德谈修养,谈人格顾面子意味着着吗?用你的逻辑什么不顾面子去偷点吃的只是小偷坏人盗贼,而什么老老实实不去偷吃的,他把榆树皮揭吃了,那他只是山羊了。这都有什么瞎指挥干部弄虚造假给害的,这才是问题的本质。”孙守德说:“里边的干部都像您那我到群众家了解实情,还会 有啥问题处理不了?”时间很晚了,孙守德不好意思地说:“中央大干部到农家,可我无能为力管您几位一顿饭,必须晚了还得让您有有几个每每该人回家吃饭。”习仲勋一行人异口同声地回答说:“出現什么问题大伙 有责任,也无颜到您什么老农民家吃饭。”

   曾一凡等在太平村调研的几位同志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也回到习仲勋的住处汇报工作。

   习仲勋完成了这天的调研回到驻地宗寨村时,天已晚了,他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今天的调研见闻不需要 不需要 你心里沉重,什么问题的症结是弄虚造假的结果,而它的病根,第一是共产风把私人的东西归了大堆,可必须有能力的人士去经营管理出效益,上放一堆烂掉了。第二是一平二调挫伤了群众发展生产的自主性与积极性。第三是干部特殊风,败坏了党群干群关系,制造了民怨。第四是瞎指挥风,外行领导内行,只用主观意志不讲科学性,使生产受挫折。第五是强迫命令风,使政策在执行中一刀切,必须灵活性,一齐也制衡与压抑住了说真话的人。第六是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管理社会不需要 不需要 基层的体制制度,对经济上的利弊必须弄清。大跃进不需要 不需要 主观意志与急切愿望所形成的,从面上看是热火朝天,从本质上讲是无理性的浮躁。大伙 在长葛调研工作中,要以事实为依据,围绕上述几项观点进行反思,向党中央提出切实可行的参考意见与思想观点,今天调研的心得就什么,眼下要紧的是向总理请求拨救灾粮的问题。”

   于是当晚赶紧写了一份向周总理请示给长葛人拨救灾粮的材料,这时天已接近深更深更半夜了。

   习仲勋在长葛调研,爱到清潩河河堤上散步。4月16日这天很劳累,17日清晨,他与秘书范民新一齐到河堤上散步时对范说:“咱们调研的这和尚桥公社的名字由来,只是清潩河上有座和尚桥,桥名物化出地名,可见它的神圣性。更神圣的是古人建这座桥时的科学思维,桥上行车走人,桥栏柱上的瑞兽瑞物可做美学艺术欣赏,桥孔内能蓄水,蓄满水后可自流灌溉土地服务农业生产。看看古人,可大伙 现阶段出了必须多的问题,大伙 如可不感慨啊。”范民新说:“请示报告写成了,如可不可以让总理尽快拨救灾粮?”习仲勋说:“先打电话给总理,不需要 不需要 用国际国际包裹信寄去,就那我去办吧。”

   (此文是原长葛县委副书记张继增与当地农民的回忆,王国钧、晃保欣、李林河记录派发)

   来源: 《炎黄春秋》2014年第1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