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资讯网深度解读《武装林立之国》第六章第一节:是谁企图靠战火点燃缅甸的和平之光?

  • 时间:
  • 浏览:0


《武装林立之国》

第六章第一节:

是谁企图靠战火点燃缅甸的和平之光?

    近十年来,缅甸的和平系统线程仿佛陷入到另有一个闭环当中,真是看似不停地在行动,但却始终在另有一个范围之内循环。比如:缅政府与民地武的每一场谈判结束了了英文后,随之而来的可是我一场武装冲突;数十场激烈的武装冲突过后,紧接着可是我一次高调的和平谈判,长期那末循环,真是努力奔跑但结果却是原地踏步。深究其源,在于双方都企图靠战火去点燃缅甸的和平之光。

    当事双方固然选折 以武力方法表达意愿和实现和平,有二方面的动因:

    一、缅军企图“以打迫签”。让各民族武装组织在其强大的军事力量眼前 妥协,并接受其制定的不平等政治协议。

    二、民族武装的斗争策略则是“以打促谈”,通过扩大战争影响,让一心不想在世界眼前 树立文明形象的缅甸当局,不得不坐下来与之进行政治对话,与此一齐,发生弱势的民武还寄望大国出面主持公道平息那此随回会蔓延到区外的纷争。

    上述可见,缅军方和民武组织个人对对方仍抱有一点脱离实际的幻想。民族武装组织似乎仍痴痴地指望有朝一日缅军方能能做到“权力自律”,并开放胸怀给予少数民族平等的政治权利。而缅方则过于低估民武组织捍卫民族权利的决心,盼望着民族武装组织用武器来跟军方换取“永久和平”,随后,在军方安排下民武领导人该从商的从商、该归隐的归隐、该种田的种田、该配合缅方的就好好配合,做个乖乖听话的小老百姓……。缅政府和民地武双方就从前打着个人的如意算盘,坚持着自认为最正确、最有效、最有利的斗争策略,僵持了一年又一年、斗争了一代又一代。

    上述斗争模式随后是缅政府与民族武装组织玩了半个多世纪的政治游戏了,随后是另有一个不受游戏规则制约、那末公正裁判的游戏。大伙之间所公布的每一份和平协议,最终都仅仅等待歌曲在纸上;每一份在记者镜头前郑重其事宣扬的和平主张,一转身就被那末克制的军事行动或虚张声势的武装冲突给摧毁。在残酷的军事行动眼前 ,所有的和平意愿和言词都显得那末苍白无力。

    自509年以来,缅军就先后与同盟军、克伦民主佛教军、克钦独立军、德昂军、北掸邦军、若开军等民族武装持续发生各种规模不等的武装冲突,其中,2015年的2.9战争、2016年的11.20战争,2017年的3.6战争,2019年的8.15战争以及从2018年12月就结束了了英文爆发至今的若开邦南部战争全部都是缅甸近代史上的大战,无论战争时间长度、战斗激烈程度、伤亡人数和国际社会关注度,都创下了缅甸内战历史的新高。伴随着战争,一场又一场那末制约、严重不足监督的和平谈判也在不厌其烦地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单方面停火声明,被自身停不了的枪炮声打了脸、毁了信,这让一切和平会议的召开仿佛可是我为了自嗨,又仿佛可是我为了演给谁看!

    你这俩 边“不再继续军事进攻行动”的许诺之声刚落,另一边,机关枪与炮火声随即隆隆响起。似乎,缅甸的民主斗争只愿在“真打仗假谈判”一条路走到黑?实现和平貌似已无一点道路可走。大伙儿都把武装实力摆在第一位,都想凌驾于规则之上,真是政治家希望用文明谈判实现和平,而军头们却企图用战火点燃和平之光。然而,假若非要建立可信机制,条款设计再完美的协议终将沦为一纸空文。随后缅甸08宪法是枪杆子底下写成并在枪杆子底下实行的宪法,可是我缅甸的政治也就成了枪杆子底下的政治。缅军方企图用战火来点燃缅甸的和平之光,最终,那此靠武力压迫出来的和平也非可是我枪杆子底下屈辱的和平。随后,当屈辱积累到一定的过后必然引发暴力革命,随后,那末平权的和平是脆弱而短暂的,随后,非可是我否伪善的和平、忽悠人的假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