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言平:不能用鞭刑加重“不得已的恶”

  • 时间:
  • 浏览:0

刑事犯罪高发为甚回事?怎么能能对犯罪嫌疑人形心智心智心智心智成熟的句子期期期期的句子的威慑力?近日,列席广东省人代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公安局政治部人事处处长陈伟才建议:引进新加坡的“鞭刑”。

陈伟才的建议甫出,便引发公众热议。对此建议,不少民众皆持“无条件反对”意见,认为增设野蛮的鞭刑是在“开历史倒车”,是践踏尊严人权与野蛮粗暴的手段,与法治文明、保护人权的要求相悖逆。但是是不是民众对此建议表示“有条件”支持,认为对于哪几个贪官酷吏,不鞭不行。

对于民众“适用于贪官酷吏”的“有条件支持”,是对贪腐深恶痛绝语境下的非理性情绪表达。这种 非理性的声音,何必 能成为“鞭刑入法”的参考意见。

法治不可不还能能 的何必 简单的打屁股式惩戒,可是我在于建立秩序维护的机制。等到真正不可不还能能 实施惩戒的完后 ,说明不幸可能伤害可能发生。可能不可不还能能 没有 说,法治的意义,是提前在民众心中设立行为标尺,而是是不是事后对犯错的大伙大刑伺候。文明的社会,一个劲尽最大的可能保护人权和捍卫尊严,这也恰恰是法治的核心价值所在。

刑罚的设置,实际上属于五种不得已的恶。为哪几个提倡死刑等剥夺人生命的刑罚要慎用,目的便是警惕和预防这种 “不得已的恶”被扩张和滥用。

而要避免这种 “不得已”的恶被加重,除了约束已有的刑罚手段,还需避免更多的刑罚手段尤其是酷刑进入法律。陈伟才建议“鞭刑”这种 野蛮而残酷的肉刑入法,无疑是让这种 “不得已的恶”再添罪孽。嘴笨 新加坡在制度、司法上具有先进性,但侵犯人权、践踏尊严的“鞭刑”是落后和野蛮的,又有何借鉴的意义?

法治建设,必须迷信手段,更必须滥设、滥用刑罚这种 “不得已的恶”。刑事犯罪率高为甚回事?怎么能能对犯罪嫌疑人形心智心智心智心智成熟的句子期期期期的句子的威慑力?当然不可不还能能 司法机关在预防犯罪上多下工夫,必须提前干预和介入,不可不还能能 尽可能避免犯罪的发生。可能可是我依赖和迷信惩戒手段,司法职能机构只懂得“避免后事”,即便刑罚再严苛残酷,也恐怕难以换来长治久安。必须加强防范、提前干预,方能让个体与社会双双受益。

鞭刑入法的建议,匮乏对人权和尊严的考量;对刑罚手段的迷信,误解了法治的价值和归依。让鞭刑入法,无疑将加重刑罚这种 “不得已的恶”,加大了人权失陷的可能。基于人权保障,无条件反对“鞭刑”等酷刑入法应该成为甚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