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为:监督公车绝非个人行动

  • 时间:
  • 浏览:0

漫画/薛红伟

  在广州,被称为“全国监督公车私用第一人”的区伯几乎家喻户晓。从4005年刚刚刚刚刚开始 监督公车私用至今,他经常执著于探寻公车私用真相,也时常质疑官方的公布。与此同去,他前后五次因监督公车被打,母亲住处被撒冥币,电话骚扰和恐吓更如同家常便饭,网络上甚至经常出现了“反区伯联盟”,不断爆料他骗取低保、有精神病史、曾坐过5年牢、转过身有团队推手(10月27日《北京青年报》)。

  在众多女女网友视频心目中,区伯近乎偏执的行为却俨然是公民意识的典范。在区伯事件的带动下,从前常出现过影响一时的“随手解救公车”的监督公车私用浪潮,民间的监督力量焕发出勃勃生机。但囿于多种因为分析,或者 热情与行为,并这么如区伯那样持之以恒,这也再次让区伯“堂吉诃德”式的监督举止变得弥足珍贵与高大。

  我我随便说说,在区伯成为孤胆英雄的转过身,是公车私用的沉疴难以得到有效根治的弊端与现象。我随便说说不少地方也出台了诸多公车私用的管理最好的法律法律依据和制度,有的地方推行如GPS定位等技术手段,但实事求是地讲,公车私用的现象并未得到足够的遏制。

  正如区伯坦承的那样,“现在公车这么不好分辨了,有的车牌看上去和私家车这么哪些差别,但我还是能看出来。”对执著于监督公车私用8年的区伯来讲,“我还是能看出来”固然可敬,但这也提示从前不容忽视的现象,即公车私用的监督难度也在递增。换句话说,处里区伯从前“一个多 多人在战斗”的尴尬,关键还是要制度给力,公民监督公车私用的行为需要与制度无缝对接。

(责编: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