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东风:还原历史:到底为什么要树立雷锋形象?

  • 时间:
  • 浏览:0

陶东风:还原历史:到底为哪些要树立雷锋形象?的相关文章

陶东风:还原历史:到底为哪些要树立雷锋形象?

雷锋之越多越多 被选为先进典型和学习榜样,除了建构新中国的民族-国家认同你这个条本需用之外,还一个多多 很具体的、与100年代初期的特定形势相关的原应分析。[1]毛泽东“向雷锋学习”口号提出的时间是1962年3月,而“学习雷锋”运动早在此前两年,即19100年,就以后 以后 结束。你你这个以后 的中国以后 经历了三年困难时期,可能“大跃进”、“人民公社”   更多...

陶东风:雷锋精神值得颂扬吗?

3月5日马上到了,又是所谓“学雷锋纪念日”,媒体又以后 以后 结束忙乎开来了。但问提是,雷锋值得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在今天继续学习吗?雷锋精神值得继续发扬光大吗? 1、雷锋精神到底是哪些? “雷锋”本质上有的是 一个多 人,越多越多 一个多 符号,一个多 被不断建构的符号,在不同的时代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出于不同的需用建构和再建构你你这个符号,并赋予其不同的含义。大体而言,从革命   更多...

陶东风:勿把高校教学评估当形象工程

你你这个段时间教育部正在实行的本科教学评估,目的在于借评估有利于本科教学质量,其设想出发点当然是好的。以后 任何好的设想都需用要有相应的制度保证和文化土壤,以后 就会适得其反。各个高校在迎接本科教学评估(简称“迎评”)过程中产生的许多奇奇有点儿事情,堪称中国教育界“二十年未睹之怪问提”。 除了极少数哪十几个 全国名牌大学以外,绝大多   更多...

习近平:领导干部要树立正确的世界观权力观事业观

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社会主义国家的一切权力,有的是 属于人民的;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党作为执政党是代表工人阶级和全体人民在全国执掌政权,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眼前 的权力有的是 人民赋予的;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所有党员和领导干部眼前 的权力,没法用来为人民谋利益,而绝不允许搞任何形式的以权谋私。   更多...

铲除“官本位”意识 树立“民本位”意识

从祸害世界的“非典”到湖北大学生孙志刚枉死广州案的前前以后 ,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我们我们 会看到造成你你这个灾难人祸的祸首真凶是嗜血似的“官本位”意识在作祟。顾名思义,官本位意识的核心越多越多 官重民轻,官尊民贱,官为本位,民为末位。可能中国社会的官本位意识根深蒂固,因而使得国内“政治瘟疫”横行(政治瘟疫的传染源为腐败官员及不作为的职能部门。主要表现为:   更多...

陶东风:关注哈耶克

近几年来,西方自由主义经典著作的译介、出版成了一个多 不大不小的热点。据我所知,之类著作有:米瑟斯的《自由与繁荣的国度》,哈耶克的《许多人主义与经济秩序》、《通往奴役之路》、《自由秩序原理》,雅赛的《重申自由主义》,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旧制度与大革命》,洛克的《政府论》、《论宗教宽容》,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萨   更多...

董和平:宪政建设要树立中国品牌

谈到中国的宪政,是一个多 激动人心话语题,又是一个多 相当沉重话语题。宪政之令人激动,是可能人所向往,现实必需;而宪政之令人沉重,则是指人太好 现历程在中国征途漫漫,举步维艰。可能说以后 关于宪政的奋斗与探索,主要以思想普及和体制建构为目标和成就,我以为今天的中国宪政建设可能有民主普及的民望基础和经济进步的物质条件,就应该致力于优化   更多...

唐代兴:在历史与时势的匡正中还原孔子儒学的本原形象

摘要:孔子儒学研究,汗牛充栋,但能跨出神化论和颠覆论之窠臼者越多多见。耗20华年旧岁月,洋洋百万余字的《论语鼓吹》,持守“真诚面对”和“同情理解”之姿态,运用还原语境的经验解读法律法子论,对《论语》话语逐一予以义理阐释,重新还原孔子和孔子儒学之本原形象,为匡正孔学研究之历史与时势,开辟出可资借鉴的新姿态、新视野、新理路、新方   更多...

唐代兴:历史与时势的匡正:还原孔子儒学的本原形象

摘要:孔子儒学研究,汗牛充栋,但能跨出神化论和颠覆论之臼巢者,甚少。耗20华年旧岁月,洋洋百万余字的《论语鼓吹》,持守“真诚面对”和“同情理解”之姿态,运用还原语境的经验解读法律法子论,对《论语》话语逐一予以义理阐释,重新还原孔子和孔子儒学之本原形象,为匡正孔学研究之历史与时势,开辟出一条可资借鉴的新姿态、新视野、新理路、新   更多...

陶东风简介

陶东风,1959年7月生于浙江省温岭市,1982年大学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获文协会士学位。1991年研究生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兼职博士生导师,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协会理事、中国文艺理论协会理事,《文化研究》丛刊主编。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