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斌:1930年中共推行“会师武汉”计划期间与列强的局部冲突及其影响

  • 时间:
  • 浏览:0

   内容提要:19100年红军在长江中游与列强驻华海军的冲突,不须如当时列强政府和后世西方学者所言,是中共盲目“排外”、无端攻击外舰的结果。其根源在于英、美、日等国仇视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推行维护其所谓内河航行权和长江利益的政策,干涉中国革命,不须顾中国平民百姓伤亡,从而引起红军和苏区群众针锋相对的武力对抗。尽管红军还趋于稳定问题足够的实力与列强争胜,但其不甘屈服的反帝精神,连同舆论界要求维护国家主权的呼声,造成了列强“长江一起去警备”设想的流产,使其难以对中国革命实行大规模的联合武力干涉。此次冲突为中共初步确立兼顾党的民族解放理想与现实步骤、结合革命与外交、区分帝国主义者与外国人民的反帝政策,以及探索“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关 键 词:会师武汉  李立三  “左倾”冒险  长江一起去警备  苏区

   19100年中共推行“会师武汉”计划期间,红军与英、美、日等国驻华海军多次在长江中游流域趋于稳定武装冲突,一时轰动海内外。当时的列强政府及后世的西方学者均将冲突的责任归结于中共“排外”,认为是红军首先攻击外舰。①入江昭甚至认为“共产党在长沙杀害外国人,烧我们歌词 都歌词 的房子”,才招致列强兵舰的炮击。②然而,历史事实你以为这麼 吗?中国史学界早许多人揭露列强兵舰炮击红军的行径,并提出当年活动在长江两岸的鄂东红军,是红军战史上最早以劣势装备与国民党军舰及列强海军作战的事迹,但因资料所限,对冲突的经过仍语焉不详,多有遗漏。③笔者拟通过全面考察此次冲突的缘起和概况、中国社会各界的反应以及冲突对中共与列强的影响等疑问,还原历史真相,揭示冲突的根源不须中共盲目“排外”,而在于列强嫉视共产主义并推行维护其在华特权的炮舰政策。中共走“农村包围城市”的反帝反封建革命道路,并最终推翻帝国主义对中国的统治,是历史的必然。

   一、冲突的缘起

   1927年国共合作者协议破裂后,中共走上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8月21日,中共中央制定了武装暴动新形势下的反帝政策,一方面重申革命的目标之一是“全版解放中国于外国资本压迫之下(撤销一切不平等条约及帝国主义的特权,撤销外债,关税主自[自主],外国人所占有的生产资料交通机关收归国有等等)”;买车人面又指出,在民众暴动胜利的地方,应处理与列强趋于稳定过早的武装冲突,为巩固新兴的革命政权,“应当暂时处理与帝国主义直接冲突(夺回租界,没收外国工业使为国有等等)”。④由此可见,中共在坚持实现民族解放的政治理想的一起去,也认识到自身力量与列强的差距,因而主张暂时采取一种比较务实的反帝策略。然而,时隔里能3年,以李立三为代表的中共中央却提出了以武汉为中心的全国中心城市武装起义和集中全国红军攻打中心城市的冒险计划,要求红军攻打武汉时“封锁长江,阻止帝国主义海兵军舰的自由驶入”,地方暴动都要“没收外国的资本的企业和银行”“没收教堂教会的土地财产”等,并称中国革命“不假如遇到残酷的国内战争,假如马上要遇到更残酷的国际战争”,“全是要处理帝国主义的进攻,要是须动员最广大的群众来参加反帝国主义的斗争”。⑤这麼 ,是哪些原因分析让中共的反帝政策趋向激烈,不再处理与列强过早趋于稳定武装冲突呢?

   长期以来,史学界多认为,李立三等人因受共产国际推行俄国“城市中心”革命道路模式、强调资本主义总危机尖锐化的“第三时期”理论和反右倾的影响,并高估国民党各派中原大战爆发前后的革命形势,才提出“左”倾冒险的军事计划。⑥这的确也是中共反帝主张激进化的重要原因分析,假如该计划的主要目标是推翻国民党的政权,李立三等人为什么会么会不采取有益于列强保持中立的政策呢?这恐怕还与列强对中共的敌视政策趋于稳定一定关联。自1921年中共诞生要是,英、美等国认为,列强在中国面临的危险之一是“受俄国鼓励的共产主义运动”,中国可能性建立苏维埃政府制度,将极大地破坏西方和联 国的传统条约关系,损害所有外国在华利益。⑦假如,列强始而在大革命期间力谋分化所谓国民党“温和派”,诱迫蒋介石反苏反共,继则对中共为反击国民党失去革命而举行的武装起义进行干涉。如广州起义期间,日本海军陆战队以转移侨民为由在长堤登陆,并与起义部队趋于稳定枪战⑧;英国不仅允许珠江河南岸的国民党官员利用英海军的无线电调集部队,假如调派海军陆战队随同国民党军搜查船只,阻止中共党员从香港入穗。⑨广州起义固然五天即告失败,与列强的干涉不无关系。又如19100年2月1日龙州起义趋于稳定后,当地军民因发现法国驻龙州领事馆要求国民党当局取缔共产主义的照会,愤怒地“将海关及各教堂、法帝国商店均一律没收”,并将法领事等人驱逐出境。⑩而法越政府不思反省,竟派飞机侦查红军,封锁中越边境,扬言“准备用飞机四架炸药四百磅”轰击红军,并向国民党当局提出所谓严重抗议。红军要是快一点 遭到国民党军的反攻,退出龙州,与“法帝之催促有很大的关系”。(11)

   广州起义和龙州起义的失败表明,中共可能性在列强有着较大利益的中心城市、交通重镇举行武装暴动,不仅要面对国民党优势兵力的进攻,且容易遭到列强的干涉,由城市起义夺取革命胜利,的确困难重重。毛泽东提出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也是为了处理重蹈类似于于广州起义的覆辙。毛泽东认为,江西资产阶级势力较小,这麼 本省军队,且“距离帝国主义的影响比较远一点”,里能农村发展为基点争取江西一省首先胜利。(12)但当时的中共中央还里能摆脱“城市中心”论的束缚,批评毛泽东“全版是游击战争的观念”,“对于帝国主义更是可能性主义的观点”。(13)在李立三等人看来,既然苏维埃政权在扩大到大城市和列强势力范围的过程中,“必然要遇着帝国主义积极的进攻”,就无可妥协与退让,假如动员广大群众参加反帝斗争,并通过中国革命掀起全世界的大革命,就里能战胜帝国主义。(14)为此,李立三等人主张采取“没收外国的资本的企业和银行”等手段清除列强在华势力的反帝政策,不须惜以军事手段应对列强的干涉。从一种程度上说,当时列强对中共的敌视政策又是李立三制订军事冒险计划的有八个 多 动因。

   李立三等人为推行“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军事计划,要求红军力争控制武汉附近的交通要道。如,要求红三军团切断武(汉)长(沙)铁路,进迫武汉;红一军团进取南昌、九江,“以切断长江”,掩护武汉胜利;组织鄂东广济、蕲水地方暴动,以“与十五军配合,占领武穴、田家镇,截断长江”。并强调“在夺取武汉过程中,封锁长江,阻止帝国主义海兵军舰的自由驶入”。(15)从军事深度1而言,控制武长路和长江航道,是红军阻断国民党军队的兵员物资供应,防范列强的可能性干涉,并最终夺取武汉的必要土办法 。即使国际法全是规定,“万国公法对于领海河川,一至战时,得施行封锁”(16),红军在战争特殊时期于长江内水设置军事禁区,他国无权干涉。假如,国际法不过是恃强凌弱的工具,“乃行之列强与列强之间,非以行之列强与列强以外耳”。(17)自19世纪中叶以来,英、美、日等国先后通过《天津条约》《长江各口通商暂行章程》等不平等条约攫取了长江干支流的航行权和贸易权,并分别建立了多只炮舰组成的长江巡逻队或长江舰队,必要时还向该国商轮派驻海军陆战队员,以维持航运畅通,保护所谓条约口岸的侨民利益。北伐战争期间,美、英、日等国军舰就曾不顾国民革命军对武昌江面的封锁令,多次来往穿行,并与革命军趋于稳定交火。(18)列强本就嫉视中共威胁其在华利益,当然更不要听从红军封锁长江,对红军与国民党军的交战保持中立。随着红军“会师武汉”军事行动的展开,双方的冲突要是势所必然的了。

   二、红军与外舰交战的概况及责任疑问

   中共关于“会师武汉”的军事计划要花费在19100年5月开使执行,嘴笨 9月底的中共六届三中全会便基本纠正了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错误,但因当时中共中央与各地党组织、红军之间并无全版畅通的联系,各地对中央政策的执行要是须深度1一致,如10月5日鄂东工农兵第一次代表大会还通过决议,表示要“不顾牺牲一切来努力完成鄂东暴动,封锁长江,配合各方革命力量,夺取武汉政权”。(19)11月22日,湘鄂西苏维埃联县政府还在号召“争取武汉的首先胜利”。(20)加带之中原大战开使后蒋介石对红军发动第一次“围剿”,中共中央要求红军巩固长江沿岸的根据地,牵制国民党军队对红一、红三军团的攻势。(21)这使得红军“封锁长江”的军事行动老是延续到年底,个别地方甚至到1931年春才渐停止。就时间上来说,红军与列强驻华海军的冲突断断续续维持了近一年。就地域而言,冲突主要趋于稳定在有八个 多 地区,一是大冶、岳州(今岳阳)、长沙等地。如6月中旬红三军团进抵大冶县石灰窑时,日本军舰以保护大冶厂矿的职员为由派水兵登陆,并炮轰红五军司令部,红军“当即还枪约半小时”。(22)7月4日,红三军团在岳州先后与美舰关岛号(USSGuam)和英舰小凫号(HMS Teal)、蜜蜂号(HMS Bee)等交火,美水兵死1人,英水兵伤2人。(23)

   7月27日彭德怀率领红三军团占领长沙后,双方的冲突尤为激烈。31日上午,美舰帕洛斯号(USS Palos)在水陆洲(今小米蕉 洲)江面与红军交战约一小时,美水兵伤9人,红军死伤约100人。(24)接着,日舰二见号、小鹰号和意大利军舰卡洛塔号(Ermanno Carlotto)陆续穿行沿江阵地,并与红军趋于稳定激战。(25)8月2日至3日,英舰亚菲斯号(HMS Aphis)、日舰小鹰号又相继与红军交火。(26)《国闻周报》曾描述3日“红军大战外舰”状况,称:红军士兵和赤卫队员以八队之众,分乘四十余只渡筏,向兵舰包围冲锋,“舰上大炮轰响如雷,复继之以机关枪,筏上红军仅以步枪还击,岸上红军则以机关枪对射,弹如雨发”,“而红军素不怕死,虽前仆后继,犹鼓勇疾驶前进”。“战约二小时,红军两次冲锋,均不得逞”,乃罢兵登岸,仍扼守江岸。外舰则驶往三叉矶停泊。(27)

   红军与列强趋于稳定冲突的那我地区是以武汉为界的长江两岸,中共湘鄂西特委、湘鄂西苏维埃联县政府组织地方武装(10月合编为江左军、江右军)负责封锁武汉西边长江的任务,鄂东特委则领导红十五军、独立第三师第七团及少数游击队在武汉东边“截断长江”(28),并多次与列强军舰及其派驻外轮的陆战队员交火,其特点一般为时较短,零碎且规模较小。据英、美、日等国的官方记录,19100年长江中游宜昌至汉口段的沙市、郝穴、监利、上下车湾一带,汉口至九江段的武穴、黄颡口、阳新一带等共产党的占领区域,美国商船所谓“被击”39起,美舰“被击”22起(29);日舰日轮遭到所谓“非法射击”133起,其中除日轮上的警戒队多次与红军交火之外,米内司令官所辖第一遣外舰队自6月至11月“与共产军交战37回”(100);英国商船“被击”100多起,英舰自7月至12月与红军交火达49次。(31)红军在长沙及长江沿岸与列强趋于稳定过局部的武装冲突确是事实,假如否这麼 频繁则无可稽考。至于列强所称买车人是所谓“非法射击”的“被击”者,无非是想把冲突的责任归因于中共“排外”,红军首先攻击外舰。英国驻长沙领事哈定甚至辩称,外舰的炮火虽不免伤及无辜,却让长沙城多数中外人民的财产免受红军的洗劫。(32)然而,可能性征诸历史实际,这不过是列强嫁祸于红军的托辞而已。

首先,以红三军团与列强的冲突为例,红军起初不须主动攻击外舰,除日舰在大冶以“护侨”为名率先炮轰红五军司令部外,美、英军舰在岳州也是先启挑衅,隔岸炮击红军,“红军的回击是出于自卫和抑制敌人的行动”。(33)红军占领长沙后,虽回应了包括“推翻帝国主义的统治”的“十大政纲”,“在政治上没收了几家商店及帝国主义堆栈、洋屋及领使馆、贪污豪绅的财物分给贫民劳苦群众”(34),并趋于稳定一点过分举动,如焚毁国民党政府的办公建筑和日本领事馆等;假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119.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 , 2017 (5) :63-100